最新上線

食話實說 3 分鐘

有請大廚:Selfie主廚 Anatoly Kazakov

掌管 White Rabbit Family 旗下Selfie 餐廳的主廚 Anatoly Kazakov ,是莫斯科餐飲界新星。

食話實說 2 分鐘

摘星那一天:Burnt Ends 的 Dave Pynt

Dave Pynt 的現代澳洲燒烤店 Burnt Ends 位於新加坡牛車水中心地帶,所有的烹飪都圍繞著一個燃木烤爐展開。現在,讓我們一起分享他為餐廳摘下米其林一星的喜悅。

食話實說 3 分鐘

大廚招牌菜:新加坡 Corner House 主廚陳日鋥的賽文山脈甜洋蔥

廚師的招牌菜,就像一幅隨著時間改變的畫作,上的色彩、畫面結構,點滴都反映著作者當時的人生足跡與心境。新加坡米其林一星餐廳 Corner House 主廚陳日鋥從小最討厭的洋蔥,竟成為他最常用蔬菜,更成就了他的事業。

食話實說 2 分鐘

食趣見聞:賞味杭州

宋代大詩人蘇東坡盛讚「天下酒宴之盛,未有如杭城也」。米其林一星餐廳天香樓主廚楊光宗,帶你一探杭州菜特殊地理、歷史與人文發展,如何形塑出杭州菜特淡雅內斂卻又令人回味的特殊風格。

食話實說 2 分鐘

有請專家:餐酒搭配,有道理嗎?

曾是侍酒師的 Wine Advocate 酒評人 Anthony Mueller 認為,精心搭配的美酒與美食珠聯璧合,為兩者注入生命力,更為品嘗者創造持久的回憶,餐酒搭配,絕對有其道理。

食話實說 5 分鐘

logy 主廚田原諒悟的台南探索之旅

越來越多主廚由餐桌、廚房走回產地,在產地再發現演繹食材與飲食文化、挖掘創意的新角度。這次我們邀請 logy 主廚田原諒悟分享前陣子第一次到台南的探索與體驗,給了他怎樣再思考亞洲風味、以及食材與餐桌的新視野。

食話實說 2 分鐘

摘星那一天:Jungsik 的林正植(Jungsik Yim)

Jungsik 餐廳位於韓國首爾, 大廚林正植以嶄新的份子料理手法烹調韓國食材,是當地首間如此演繹韓國料理的餐廳,為他贏得「新韓國料理之父」的稱號。對於摘下米其林星,林正植有何感受?我們現在便邀請他分享。

食話實說 5 分鐘

面對面:陳耀忠,te’nas 野廚共同創辦人

阿美族廚師陳耀忠希望傳遞與保留的,不只是食物美味,更是快速流失的部落飲食文化與傳統生活方式。

食話實說 4 分鐘

食趣見聞:香港餐飲職人 台灣發光

台灣餐飲多采多姿,人才來自各地。而從星級餐廳主廚到花蓮暖心甜品舖,一直有不少來自香港的餐飲職人來台,在不同的領域發光,帶來精彩豐富的飲食文化交流。來台三年,台北文華東方酒店餐飲部總監鄔智明分享他在台灣的發現與觀察。

食話實說 3 分鐘

稗田良平給台灣的五週年禮物

米其林二星餐廳祥雲龍吟料理長稗田良平來台灣五年了。除了美味與創意的菜色,他為與台灣的五週年相逢,準備了更特別的禮物。

食話實說 4 分鐘

有請大廚: 秘魯 Central Restaurante 創辦人 Virgilio Martínez

每一家米其林餐館背後都有一位了不起的大廚。走入大廚的美味人生,傾聽他們對烹飪的熱愛、看看是什麼啟發他們,讓他打造出無懈可擊的星級料理?

食話實說 3 分鐘

MUME 大廚林泉的美味實驗室

這個清淨、不受干擾的空間,存放各式各樣的烹調元素,是大廚林泉研發實驗的寶庫,更是他探索台灣食材的基地。

食話實說 2 分鐘

大廚招牌菜:名人坊行政總廚鄭錦富的燕窩釀鳳翼

廚師的招牌菜,就像一幅隨着時間改變的畫作,畫上的色彩、畫面結構,點滴都反映着作者當時的人生足跡與心境。這次,我們邀請到的是名人坊行政主廚、人稱富哥的鄭錦富,談談他的招牌菜「燕窩釀鳳翼」。

食話實說 4 分鐘

摘星那一天:吉兆割烹壽司的許文杰

許文杰在 2008 年於台北開了自己的夢想店面「吉兆割烹壽司」,自此勤跑日本,與日本業界建立深厚關係,加上堅守江戶前壽司的傳統,讓餐廳在《米其林指南》登陸臺北第一年,即摘下一星。

食話實說 4 分鐘

面對面:顧瑋,COFE 創辦人

顧瑋是傳遞風味的橋樑。COFE 所做出的吃的精品咖啡與吃的台灣茶,希望傳遞出「精品」的概念——不是高貴,而是風味與品味。

食話實說 2 分鐘

食趣見聞:向 Robert M. Parker Jr. 致敬

現代葡萄酒評論之父Robert M. Parker Jr.正式退休,《Robert Parker Wine Advocate》總編輯 Lisa Perrotti-Brown 向這位傳奇人物致敬。

食話實說 3 分鐘

有請專家:購買和享用魚子醬九大須知

九件關於購買和品嘗魚子醬必須瞭解的知識,為您說明。

食話實說 3 分鐘

頤宮中餐廳行政主廚陳偉強、陳泰榮:學到老

年少入廚,由學徒到三星餐廳主廚——對陳偉強和陳泰榮來說,帶領廚房的方式或許和以前不同了,但對上桌菜色品質的要求、在廚房裡時時學習的態度,不會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