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话实说 3 minutes 2017年4月3日

面对面:Wolfgang Puck,CUT

每一家米其林餐馆背后都有一位了不起的大厨。走入大厨的美味人生,倾听他们对烹饪的热爱、看看是什么启发他们,让他打造出无懈可击的星级料理?

厨师 新加坡 米其林

不管你是6岁或60岁,想掌握新知识、新技能,没有所谓迟。这一点,Wolfgang Puck(66岁)可以作证。这名奥地利出生的美国厨师兼餐饮家,去年1月大胆进军网络世界,在网上开了一家Wolfgang Puck烹饪学校

现在就跟着我们一块,去和大厨Wolfgang Puck面对面,谈网上烹饪学校的点滴。


1. 您好,可否透露多点烹饪学校的详情?

我花了很长时间考虑要怎么做这家线上烹饪学校!虽然烹饪学校去年1月成立,但我们筹备了3年。

之前我都忙着开餐馆事宜,直到去年才有机会行动。前年10月,我们安排到时间拍摄,一共拍了4个星期,做了150道食谱和200个‘如何做料理’的解说视频,都是一些非常基本的贴烹饪士,比如如何削番茄、怎么做酱汁或是煮荷包蛋。

关键是,每一集视频都可以让你听到一些小故事。你可以从中发掘我餐馆的食谱,比如说Spago的比萨、我小时候最爱的食物的食谱,比如奶奶常做的维也纳肉片、热巧克力蛋糕、意大利饺子等等。夏日期间,我也会筹备一些户外料理的视频。

金枪鱼鞑靼,Spago
金枪鱼鞑靼,Spago

2. 为什么想在网上开设烹饪学校?

我的出版商原本要我再写一本食谱书,但我转头看我儿子,他今年21岁,跟他年纪相仿的人都上网,所以我有了这个想法。

与其写一本烹饪书,不如做一本数码烹饪书。实体食谱书,发行过后一切就告一段落,比如说如果我想加入另一个食谱,我就得再出版另一本书。但有了网络平台,我很容易可以添加一篇食谱,人们也可以设立自己的数码库,收集自己喜欢的食谱。

这个项目花了我很多时间,但我相信这就是未来。我不认为大家会像以前那样,买那么多食谱书回家。他们可能会买些所谓的茶几书,但一切的学习还是在网络上进行。有了网上烹饪学校,我可以接触更多人,我也无需把录音翻译成多种语言,因为看视频就可以理解了。

3. 您在线上烹饪学校教的,有许多属基本款,为什么要从基本做起?

因为我希望每个人在家里也可以把菜做得更好。

你看,有家庭的职业妇女回家时,只想煮简单的但好吃的,这些人每一天都必须负责把食物放在餐桌上。我设计的网站就像上学一样,你可以从初级开始学习,那样很多人可以从浅白的开始认识料理,然后逐渐提升料理知识。我不希望做一个只专注于花俏食谱的网站,大家看到食谱也买不到食材,根本不想尝试动手去做。相反的,我要大家看了我的示范之后说,‘啊,这个我做得到’。

4. 您是科技达人吗?有没有使用社交媒体?

数码世界我完全不懂,我也不玩电脑,这些我都不会!这些反而让我失去耐心,然后乱按按钮。

食谱我都‘储存’在脑子里。如果我的电话有什么不对劲,我就把它交给我10岁的儿子,他立刻能搞定。不过我太太就是这样的人。我还是喜欢看报纸,但我太太总是在前一晚就在网上看过那篇新闻了。她总是笑我说我太慢(笑)。

多亏社交媒体,她总是知道每个人的行踪。我们去伦敦的时候,她会上网发文,然后朋友就知道我们到了,很快的就可以安排20人的晚餐派对。看她花那么多时间在网上,我就知道我不想这么做。我宁愿把时间花在农夫市集去买菜,做我喜欢做的事,也就是和美食有关的事。

我有社交媒体的账号,但我是请别人帮我管理的。我不想每时每刻都在网上,因为这一切并不关于我,是关于美食、餐馆和服务的。我不想更多人知道我,我觉得这方面已经足够了。

5. 这是一个数码世界,您认为餐馆和厨师需要和科技更紧密相连吗?

目前来说,转型数码是非常重要的。多亏有了科技,我们才能够跟一些不认识的餐厅联系上。 现在你可以到我们的网站预定任何一家餐厅,或看烹饪视频。我们的一些餐馆有数码的酒类览表,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设计导览餐馆的功能,让人们在网上参观我们的餐馆,仿佛就置身其中。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很喜欢和顾客交流。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数码化的同时,有近距离的接触还是很重要的。你可以告诉自己,‘我现在跟人共进晚餐,我要跟他们聊天。’如果你没有聊天的理由,那何必出去呢?你今天见到了那么多人,有些不太懂得与人交际,他们只懂得发简讯或电邮。

我不会花时间每天回50封电邮。如果我这么做,我就没时间做我想做的,那就是烹饪。不过,我喜欢尝试新的东西,这项尝试对我来说,对许多年轻一代来说,真的是让人兴奋的一件事。


想从Wolfgang Puck的人气食谱视频中学习?欢迎先踏入他的烹饪学校,看看“完美的荷包蛋怎么煮”?视频由新加坡SpagoWolfgang Puck烹饪学校提供。
完美的荷包蛋怎么煮?

食话实说

继续阅读您可能会感兴趣的文章

在社交媒体上追踪米其林指南,掌握最新资讯及幕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