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話實說 2 minutes 2019年6月13日

面對面:黃慧嫻打造獨特體驗

甜品藝術專家黃慧嫻分享她如何在跨領域甜點王國裏,打造出獨特體驗。

糕餅 甜點 新加坡

新加坡出身的甜品大師黃慧嫻(Janice Wong)的生活中充滿了甜美。2007年,年僅 24 歲的她創立革新甜品餐館 2am:dessertbar,進入了新加坡餐飲界。從那時起,她在世界各地以甜品藝術家以及前衛的甜點師傅著稱。黃慧嫻的可食用藝術裝置——以糖、朱古力和糕點製作的視覺藝術品擺滿整個桌面或整個房間——在世界各地多個地點展出,包括博物院到奢華品牌如愛馬仕、普拉達、法拉利的限定活動。

照片:黃慧嫻提供
照片:黃慧嫻提供

2014年,她在 TWG Tea 聯合創辦人 Manoj M. Murjani 的支持下,合作創立了同名品牌,進軍海外市場,在東京開設 Janice Wong Dessert Bar,在澳門創立體驗店與餐廳 Janice Wong MGM,成為全球少數以自己的名字推出零售品牌的女性甜點主廚。她的招牌甜品系列,包括了怪趣作品如朱古力油漆罐裝組合(Chocolate Paint Jar Set)和朱古力蠟筆組合(Chocolate Crayon Box Set),讓你也可以自己動手嘗試製作可食用藝術;她也有以及更容易入口的朱古力棒及有如珠寶一樣的小糖果(bon bon)。甜點包裝盒上有顯著的油漆污跡圖案,可上網購買,或在黃慧嫻新加坡、澳門、東京分店和倫敦的 Harrods百貨公司購買。 

金柑桂花茶(Kinkan Osmanthus Tea)(照片:2am:dessertbar)
金柑桂花茶(Kinkan Osmanthus Tea)(照片:2am:dessertbar)

她與我們分享如何在跨越餐館、甜品概念、可食用藝術作品及環球糕餅店甜品王國中的各個層面,創造出獨特體驗。 

就建立一個成功的事業來說,您最景仰的甜點師傅是?

Pierre Herme。他很出名,但如果你真正去研究他的事業,他是從一間店開始,然後發展到在巴黎的三間店。而令他大受歡迎的,是在東京市場的發展。所以,他是我很敬佩的人物,因為他的商業模式很好,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擁有可持續發展的事業,不斷擴張,但品牌特色又不被稀釋,依舊鮮明,這是我想要學習的。


如何平衡創意與商業利益,又不影響品牌? 

很難,幾乎不可能。但我可以說,最重要的是專注於品質,不容許品質上有任何妥協。現在我還能做到這點,因為我擁有很好的團隊,持續在創新和開發新產品。我們不是像雀巢(Nestle)這樣的大公司,有大筆研發資金。我們的資源有限,所以我們必須真正跳出常規思考,發揮創意。對我來說,重點是為目前的這一代和未來的新一代創造甜美的體驗。例如,像是朱古力油漆和朱古力蠟筆產品都是能顛覆傳統的互動性體驗。但我們也有一些很容易食用的產品,如小糖果(bons bons)或零食包,在平凡與獨特超凡之間取得微妙的平衡。

 朱古力蠟筆組合(照片:黃慧嫻)
朱古力蠟筆組合(照片:黃慧嫻)

新奇與創意之間如何拿捏? 

首先,我盡量專注於用戶體驗。我們必須考慮不同的目標市場如何與產品互動、產品如何吸引用戶,並確保產品對所有年齡層都有吸引力。例如,朱古力油漆罐裝組合也許會被視為針對兒童的產品。但是,根據顧客的反應和我親身的經驗,我們知道年紀更大的族群也很喜歡這項產品,我見過 70 歲的老年人開心地用它畫畫。

倫敦 Harrods 黃慧嫻的甜點(照片:黃慧嫻)
倫敦 Harrods 黃慧嫻的甜點(照片:黃慧嫻)

目前最令人興奮的甜品業界在哪裡?

最有趣的是中國,市場正在蓬勃成長。過去幾年來,各種新甜品店與品牌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而且沒有放慢的跡象。

美食潮流持續變化,你認為目前甜品潮流在哪裡,或朝哪個方向發展?

我們必須比以往更關注 Instagram 在千禧世代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很多國際顧客通過 Instagram 認識我的作品與店面,所以,我們必須持續為顧客創造獨特體驗,呈獻視覺上很漂亮的甜品與產品。另一個是因為健康飲食的趨勢,甜品會減低糖分或使用代替品。越來越多廚師在實驗不用牛奶或雞蛋的素食甜品,以及無糖甜品。

延伸閱讀:面對面:和泉光一談如何成為頂尖糕點師傅


本文由 Rachel Tan 撰寫,黃匡寧翻譯。原文請見這裡

食話實說

在社交媒體上追蹤米芝蓮指南,掌握最新資訊及幕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