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趣見聞:回顧四十載:廚師生涯 畢生的追求

粵菜大師梁輝雄今年入廚40年了。回顧自己從一個農村的小伙子,戰戰兢兢地來到香港大都會討生活,從艱苦的學徒日子,到各個餐廳與海外歷練,雖然也曾哭過、懷疑過、退縮過、後悔過,但他說,廚師工作,仍會是他畢生的追求。
分享

自從機緣巧合選擇入行成為廚房學徒,轉眼間,與廚房結緣已四十寒暑。

這段旅程從醉瓊樓酒家、北園海鮮酒家、東海酒家、到假日酒店、龍華酒店,到遠渡到日本、韓國、北京等地的中餐廳,直至二十多年前加入海景嘉福洲際酒店海景軒,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到今天。

北園海鮮酒家時期的梁輝雄。
北園海鮮酒家時期的梁輝雄。
廣告

幸運的是,讓我遇上李朝、鍾錦、歐陽騰、楊克鳴等多位名廚恩師,在他們的無私教導和循循善誘下,我打穩了人生初階紮實的根基。也感恩上天為我安排前往外國工作的機會,豐富了我的思維與目光。

最開心是在海景軒的歲月,有支持我的平台,合作無間的團隊,大家風雨同路,同心合力,一齊拼搏。在海景軒,我把平生所學充分發揮,創製了很多客人喜愛的菜式,並在多個美食大賽中獲得獎項:龍皇白玉卷、水晶牛肋肉、欖菜玉珠、狀元煎茶果、宮廷咸魚包等更成為了我與餐廳的標記,可以說,海景軒是我人生路上的轉捩點,工作生涯的最高峰。 

到韓國工作時代的梁輝雄(照片攝於2002年)。
到韓國工作時代的梁輝雄(照片攝於2002年)。

回想四十年前,一個十六歲,來自廣東西樵農村小夥子,手持通行証,戰戰兢兢地踏過羅湖橋,來到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生活,面對一個陌生的社會環境,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人生路不熟,實在徬徨不已。剛巧叔叔的朋友來電,說有一個廚房學徒空缺,可以為我引見,那時雖然不明白學徒是什麼,但為了找工作,也就一口答應了,這樣的誤打誤撞,也就開始了我不分晝夜的廚師生涯。

那些年,做學徒的日子實在辛苦,工作上的勞碌辛酸,與今天比較,實有天淵之別。入行初期,通常都是搬搬抬抬、洗洗刷刷的粗重勞動。而且當年的中餐行業尚沒有假期的享受,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長時間處於那不見天日、熱氣騰騰的後廚,每天除了朝十晚十一的工作,還得忍受前輩們不時的無情責罵,更要想方設法討好師傅們,務求在眾多師兄弟的爭長論短中,得到多一點實習受教的機會。

到日本工作的梁輝雄(照片攝於1992年)。
到日本工作的梁輝雄(照片攝於1992年)。
https://d3h1lg3ksw6i6b.cloudfront.net/media/image/2018/11/03/db8c73663e7e4b08affd4de3b913c8d6_%E6%88%91%E5%9C%A8%E9%9B%BB%E8%A6%96%E5%8F%B0.jpg

在這個階段中,我也曾哭過、懷疑過、退縮過、更曾後悔過。不過,慶幸的是師傅們縱然經常責罵,但亦毫不吝嗇教授我們各樣烹調技藝及其做人的道理,令我受用不淺。

八十年代初,外國興起一股中國料理熱潮,令香港中菜廚師變得吃香,得到師傅的推薦介紹,我也膽粗粗的東渡日本謀生,賺取日圓,而且一幹就是五年。在日本工作的最大得著,就是見識了不同文化的烹調技巧,也豐富了自家的能耐。日本的經驗是我創作菜式其中一個最大的靈感來源,特别在菜式擺盤、造型設計上更是指路藍本,我很多的得獎菜式,都有當年工作的手影。 (右圖:梁輝雄在電視台示範菜色)

入廚40年,回首過去的旅程,梁輝雄說,廚師生涯,仍會是他畢生追求。
入廚40年,回首過去的旅程,梁輝雄說,廚師生涯,仍會是他畢生追求。
廣告

回望四十多年的廚藝歷程,從對廚房毫無認識,到今天成為酒店的中菜行政總廚,說句實話,今天我得到的知識與能力,我擁有的名譽與地位,全部都來自我在廚房的工作,廚師的工作,仍然是我畢生的追求。

延伸閱讀:食趣見聞:廚師生涯不是夢

分享至:
訂閱米芝蓮指南電子報
密切留意我們推選城中最佳餐館、品味生活和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