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尋真 2 minutes 2020年6月11日

我和餐廳之間的愛情故事

這是一位英國《米芝蓮指南》評審員的深情告白。

英國 評審員 餐廳

在這個黑暗時期,沒有多少個行業受到的打擊比餐飲業更嚴重。餐廳、酒吧、酒館、咖啡店全是建構我們社區的重要場所,關閉這些地方,讓成千上萬忠心的支持者心碎。看到這些店子在經過許多年的努力後才有了今天的成績,一夜之間,突然失去建立的一切,令人心痛。

我們都需要餐廳。我們在餐廳裏與親友家人歡聚;一起慶祝生日、紀念日、找到新工作、開始新計劃;在這裏我們談生意,也談戀愛。當我們想要紀念生活中最歡樂的時刻時,首先想到的就是餐廳。

餐館也定義了我們,包括個人與國家。認識不熟悉的國度,還有什麼方式比上餐廳用餐更理想?所有的旅行度假,最美好的部分一定包括探索新菜系和嘗試不熟悉的味道。美食是大家的共同語言、共通點,外出用餐把大家連繫起來。

餐館讓我們走出熟悉的領域。對我來說,最興奮的事情就是第一次走進一間新餐廳翻開菜單。我們都喜歡戲劇與表演,而餐廳能夠提供純粹的戲劇效果,只是這裏鼓掌較少,飲料較有趣。

延伸閱讀:間間有本抗疫的經

感覺自己是某一件事的一部分,是外出用餐的魅力。我曾經待在日本一段長時間,比起其他料理,我最喜歡的就是日本料理,但在當地用餐,最摸不著頭腦的體驗之一是進入一間餐廳,每張餐桌都設在私人包廂裏,我用餐時完全看不到其他的食客。這或許很適合那些不想張揚的人士,但是對我來說,這很怪異,因為餐廳存在的目的正是分享共同的體驗,建立社群和互相聯繫的感覺。

對我來說,我對餐廳的喜愛更甚於對美食的喜愛。在我 15 歲的時候,父親住在巴黎,每逢學校假期我就會去找他,住上一兩個星期,他會帶我去餐廳吃飯。那些巴黎餐廳讓我大開眼界。這張餐桌坐的是位革命青年,那張餐桌的女士則穿著貂皮外套,並餵小狗吃幾口餐盤裏的食物。空氣中滿是讓人心情平靜的忙亂聲、休閒的華麗感、香煙的煙霧,以及每個人臉上都有的自信,人人都可以和侍應生輕鬆談話。第二天我出門買了生平第一包 Gauloises 香煙,我知道我想要成為這個世界的一部分。

然後出現了《廚房機密檔案》(Kitchen Confidential),Anthony Bourdain 讓廚師們顯得很酷。就像遊樂場旋轉平台上的少年,不斷向你的女友眨眼,有點壞壞的形象令人想要親近。他們的生活顯得精彩有趣、超乎尋常,無視日常作息。

我跟著《米芝蓮指南》到過 30 多個國家。身為評審員,我們唯一關注的當然是食物本身。餐廳再怎麼漂亮、用餐環境再怎麼優秀,如果食物做得不好,我們就不會推薦給讀者。但我們還是會盡量尋找更多不同風格的餐廳,這份工作因而非常有滿足感。

工作上我是到處拈花惹草的花心食客,但是有一天如果不從事這份工作了,我會安定下來,成為我家附近餐廳的忠實顧客。一間永遠都會為我擠出空位的餐廳,他們會知道我喜歡什麼樣的 Old Fashioned 雞尾酒,水裏只要冰塊而不放檸檬,也不介意我喜歡我的濃縮咖啡做得比一般的熱。

近日,和大家一樣,我整天都呆在家裏,一天吃九頓飯,跟著電視劇情悄悄流淚。

目前有很多人在談論著這次危機將如何永遠改變餐飲業,如何再也回不到從前,讓我們拭目以待。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當情況許可時,大家都會做同一件事情:外出用餐。


本文由英國《米芝蓮指南》評審員撰寫,黃匡寧翻譯。請於這裏閱讀原文。

美味尋真

繼續閱讀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獲得米芝蓮指南最新消息
訂閱
在社交媒體上追蹤米芝蓮指南,掌握最新資訊及幕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