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話實說 4 分鐘 2021年3月8日

香港 Yardbird 創辦人之一 Lindsay Jang 最喜歡到訪哪些米芝蓮餐廳?

這位加拿大出生的餐廳經營者大方分享她在香港最喜歡到哪些餐廳用餐。

餐飲業者 米芝蓮指南香港澳門2021 國際婦女節

作為香港一些最受歡迎的餐飲概念背後的共同創辦人,Lindsay Jang 可以說是本地最有影響力的餐廳經營者之一。她有份參與創作的概念包括剛獲米芝蓮一星的香港 Yardbird、走居酒屋形式的餐廳酒吧 RŌNIN、獨立日本飲品公司 Sunday’s Spirits(來自 Sunday’s Grocery),以及位於 BaseHall 的 ROTI TORI。

於加拿大艾伯塔省(Alberta)出生和成長的 Lindsay,她的父母於 1984 年贏得彩票,隨後買下一間中式餐廳經營,Lindsay 便是在這家餐廳中長大。「那是家庭生意。」Lindsay 說。「可以說是我的父母建立了那個社區。我意思是在 80 年代沒有人會用到『社區』這個字,但明顯地,他們的處事手法影響了我如何看待我的生意。」

「例如你要和你的員工有良好的關係,以及對待他們就如家人一樣,我想在過去十年大家都感受到了這一點。」Lindsay 談及香港 Yardbird 時說。

延伸閱讀:米芝蓮評審員對 Yardbird 的評價

米芝蓮一星香港 Yardbird 的店面(相片:Yardbird)
米芝蓮一星香港 Yardbird 的店面(相片:Yardbird)
Lindsay Jang-yardbird-hong-kong-one-michelin-star-international-womens-day.jpg

她一直對那些能把人們凝聚在一起的餐廳深感興趣,而她認為居酒屋就是她心目中理想餐廳的代表。居酒屋也喚起她對紐約的回憶。在紐約時,她和她的拍檔 Matt Abergel(香港 Yardbird 的共同創辦人和大廚)均在一間日本高級餐廳工作,他們每個星期天都會去吃日式燒鳥(yakitori)。

「我們真的非常喜歡這種料理,我們不單止去吃,也帶我們的朋友去。它就是有一種輕鬆隨性的特質。」Lindsay 說。

香港 Yardbird 於 2011 年開業,餐廳完全代表了這對創辦人的風格:時髦、有趣和家庭式。燒鳥是這裏的主角,餐單上列有 20 多款串燒,全都是以本地三黃雞從喙到尾各個部位製作,並以備長炭烤香。

說到香港 Yardbird 獲得了米芝蓮一星,Lindsay 說:「我們非常感恩,因為它出現在對經營來說最好的時機。十年來,我們的食物、飲品和服務都沒有變過。我想我們付出了很多努力,既沒有讓事情得過且過,也沒有變得自滿。」

當她不知道要吃薄餅還是墨西哥食物時,Lindsay 分享她會在《米芝蓮指南》推薦的哪家餐廳中用餐。

米芝蓮一星香港 Yardbird 中的多款燒鳥(相片:Yardbird)
米芝蓮一星香港 Yardbird 中的多款燒鳥(相片:Yardbird)

當我有朋友到訪香港時,我一定會帶他們到「美味廚」。我記得我初到香港時,有人帶我去吃火鍋,而那時我從未嘗過港式火鍋。我愛自己混合醬料,也享受那種大家一起用餐的感覺。「美味廚」很好,因為我喜歡那裏的餃子,特別是北京填鴨餃。所有食物都有質素。我把火鍋介紹給 Philip Rosenthal,當時他正在香港拍攝他第一季的煮食節目《I'll Have What Phil's Having》。當時,香港 Yardbird 是他們其中一個拍攝地點,他們來到時,我們一見如故,他提議一起再吃一頓飯。因此我便帶他到「美味廚」,那是非常好的體驗,因為明顯地他也從未嘗過火鍋。從那時起,「美味廚」便多了很多 Phil 的粉絲,他們都是因為看了 Phil 的節目而去的。

遇上特別時刻,我常常會到 8½ Otto e Mezzo - Bombana 慶祝。它完美得讓人無話可說。那裏把所有細節都兼顧到。大廚 Bombana 非常友善,而餐廳的雞尾酒是一流的。每一口食物都是無瑕的,而桌邊服務也毫不做作。所有元素都其來有自,而不是單純為了要點火營造效果。那體驗是非常奢華卻低調的。在那裏用餐絕對是一種享受。

說到一個浪漫的晚餐約會,我會選擇到「瑞士餐廳」。我非常喜歡吃芝士。小時候我媽媽剛好有一個芝士火鍋的鍋子,而你去 Safeway 就買到芝士了,所以我成長時常常吃芝士火鍋。這美食也因此充滿童年回憶。我的男朋友帶我到「瑞士餐廳」作為驚喜。這家餐廳已經在那裏很久了,地方小小,非常可愛。很多人或許並不認識它,但若你想要的是真正的瑞士體驗,這裏值得你去一次。 

當我想吃簡單的一頓,我會到「鼎泰豐」。你知道餐單上有什麼選擇,而食物總是新鮮。我會點叫傳統小籠包,也會叫有黑松露和蟹粉的款式。我的兒子愛吃那裏的春卷,因為皮很薄。我發現當你不知道要吃什麼時,「鼎泰豐」總是能滿足你所有要求。 

Cosme 的當代料理,靈感和根源來自墨西哥的味道和傳統。(相片:Cosme)
Cosme 的當代料理,靈感和根源來自墨西哥的味道和傳統。(相片:Cosme)

我有過最難忘的用餐體驗,是在紐約的 Cosme我曾到過 Enrique Olvera 在墨西哥城的第一間餐廳 Pujol。數年前,他和 Daniela Soto-Innes 聯手,在紐約開設了 Cosme。這間餐廳讓人讚嘆,吃的是非常非常地道的墨西哥美食——絲毫沒有德墨(Tex-Mex)的影子。餐廳的莫蕾(Mole)可能已有 2,000 天的歷史,而每一塊墨西哥粟米餅(tortilla)都是人手製作。所有事都是非凡的。 

延伸閱讀:墨西哥 6 大奇異風味食材

一間我會定期回去用餐的餐廳,是「彭慶記」。我第一次去「彭慶記」,是和我的員工一起,因為我們其中一人選了這間餐廳。我不是很清楚這間餐廳的背景。當我們坐下時,它讓我想起我父母經營的餐廳。所以有時當我們在跑馬地時,我們會想,不如就去那裏吃飯吧。原因是我們一直說的——穩定性。菜式美味,而你總是知道你會得到怎樣水準的食物。 

我認為值得更多人留意的一間餐廳是 Hansik GooHansik Goo 由姜珉求(Mingoo Kang)開設,他便是在首爾經營 Mingles 的那位廚師。我以往每兩至三個月便會去首爾一次。眾所周知,Mingles 簡直是超級精緻的餐廳。但 Hansik Goo 氣氛則比較輕鬆,而食物依然保持在超卓的水平。因此你可以常常到那裏用餐,我每次去都有震撼的感覺。 

延伸閱讀:Mingles 大廚姜珉求:透過香港新店 Hansik Goo 向世界展現韓食之美

當我們可以再次旅遊時,我第一間想到訪的餐廳是 Felix Trattoria那裏的大廚 Evan Funke 是我的朋友。餐廳聲名遠播,他的意大利香草麵包(focaccia)鬆香得像夢中的枕頭一樣。所有意大利麵也是由他親手製作。餐廳有窗戶可以讓你看到他做麵的過程。

在疫情期間,當我不可以外出用餐時,我常常向香港 Yardbird 點叫外賣。當然,Yardbird 的食物最好即燒、即上碟、即吃,而不是拿走享用。但我們找到這些效果不錯的隔熱袋。我會點叫沙律、三文治或炸雞,就算是外賣它們也仍然非常美味。肉丸也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當我的家人想享用點心和粵菜時,我們會到「港灣壹號」。我的朋友是香港君悅酒店的餐飲總監,因此我喜歡到那裏支持他。當然,那景致是無可挑剔的,而點心也不油膩,吃完你不會有吃完點心常有的不適感。就像很多中式餐廳,「港灣壹號」也有私人廂房,但完全沒有酒席的感覺。餐廳仍然讓人感覺非常親切和個人化。


本文由 Pearl Yan 撰寫,李明潔翻譯。請於這裏閱讀原文。

食話實說

繼續閱讀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獲得米芝蓮指南最新消息

訂閱

在社交媒體上追蹤米芝蓮指南,掌握最新資訊及幕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