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湛廚藝 2 minutes 2018年11月16日

消失中的技藝:新加坡雜錦豆小販

過去,在新加坡電影院和市場外,常可見一台手推車上裝著各式各樣的堅果與小食,這是新加坡復古零食文化的堡壘。但這文化,正逐漸消逝。

街頭小吃 新加坡

新加坡實利基(Selegie)路建安大廈(peace centre)的入口,是新加坡復古零食文化的最後堡壘。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一輛不起眼的手推車兜售各種各樣的雜錦豆(kachang puteh,「kachang」指的是堅果,「puteh」或「putih」是馬來語里「白色」的意思)依然是繁華街道上常見的景象。  

這個金屬手推車上鮮紅色瓶蓋的罐子裡,裝有20種堅果、豆類和鹹曲奇。流行的小吃包括腰果、炸木薯條、糖衣花生,蝦棒和曲餅(murukku)等。對於喜歡吃熱食的人,這裡還提供以電蒸鍋加熱過的微鹹煮花生和鷹嘴豆。顧客可以任意挑選,把零食裝滿紙筒(兩樣零食約五塊半港幣起價)。

經營這個攤位的是Amirthaalangaram Moorthy,他是第三代雜錦豆賣家,2004年,他從家鄉泰米爾納德邦來到這裡,並繼續經營家族生意。這位51歲的新加坡永久居民來自印度南部的村莊,那兒種植了大量堅果,他的家庭,也與雜錦豆有著很長久的淵源。

Moorthy的雜錦豆攤位出售20多種堅果、豆類和鹹曲奇。 (圖片來源:米芝蓮數碼網)
Moorthy的雜錦豆攤位出售20多種堅果、豆類和鹹曲奇。 (圖片來源:米芝蓮數碼網)

他的祖父移民新加坡後,曾經在20世紀60年代在後港的甘榜周圍兜售小吃。他的父親接手生意,並在經常放映許多泰米爾電影的馬利士他豪華戲院(Hoover Theatre)做生意,許多觀眾都對他很熟悉。1996年,劇院被拆除,一年後,攤位搬到建安大廈。

Moorthy說,由於現在爆谷和薯片等零食更受歡迎,來光顧攤位的人越來越少。他聳聳肩嘆了口氣:「以前,在義順和巨集茂橋等地區的電影院外面有很多雜錦豆賣家。在豪華戲院外面也有很多。現在,都沒有了。」

為什麼雜錦豆行業逐漸消逝?他說:「通常父親會將他們的技藝傳授給兒子,但大多數人不想繼續這個生意,因為很辛苦也很困難。」

Moorthy為雜錦豆調味。 (圖片來源:米芝蓮指南數碼網)
Moorthy為雜錦豆調味。 (圖片來源:米芝蓮指南數碼網)

他面臨的主要困難之一就是工時很長。周一至周六上午11點到晚上8點開業前要早起準備好各種小吃。他說,最忙碌的時段是在晚上,附近工作的上班族想吃些可以邊走邊吃的食物。

在周日的休息日,Moorthy要花四個小時準備和調味,他從批發商處購買零食和堅果,家人們則辛苦地將花生皮去除、炒堅果,並加入如沙爹醬、糖和鹽扮勻。

雖然生意下滑,但Moorthy表示他的生意「還可維持」。每天會有約300名顧客光顧,其中包括中年新加坡人,他們從小吃這個小吃長大,是主要顧客群。有時候,好奇的遊客和千禧一代會掏出手機拍攝這個懷舊的景象。他每周能賣7公斤水煮花生和鷹嘴豆。 

“我更喜歡待在街頭,這是雜錦豆該在的地方- Amirthaalangaram Moorthy”
Moorthy是來自泰米爾納德邦的第三代雜錦豆賣家。 (圖片來源:米芝蓮指南數碼網)
Moorthy是來自泰米爾納德邦的第三代雜錦豆賣家。 (圖片來源:米芝蓮指南數碼網)

Moorthy補充說,他的收入幾乎不足以支付他的租金。這個以黃線劃定的小方框,不過五步寬,每月卻要600新幣(約3400港幣)。除了租金,他還必須面對原料成本上漲的挑戰,原料成本近期翻了一倍。

儘管有這些挑戰,他還是希望盡可能長久地經營雜錦豆攤位。 他咧嘴笑著說:「我喜歡賣雜錦豆,因為我想延續父親開創的事業。」當問到他是否希望有一天能搬進商店中,他搖搖頭說道:「租金已經很高了。 我更喜歡待在街頭,這是雜錦豆該在的地方。」

一些Moorthy雜錦豆攤位的有趣食物: 
1. 麵粉花生(油炸麵粉裹著花生) 
2. 沙爹蠶豆 
3. 炸甜番薯條 


原文由Kenneth Goh撰寫,陳淋翻譯。原文請見這裡

精湛廚藝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獲得米芝蓮指南最新消息
訂閱
在社交媒體上追蹤米芝蓮指南,掌握最新資訊及幕後故事